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云山书隐的草庐

大隐隐于朝,中隐隐于市,小隐隐于书。

 
 
 

日志

 
 

【原】血性华商洋眼看中国海防  

2011-06-26 21:18:48|  分类: 感受书香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血性华商洋眼看中国海防

文/寒夏http://54909.163.blog.163.com/

 

       雪珥先生,澳大利亚华人,职业商人,专栏作家,作品有《大东亚的沉没》、《绝版甲午:从海外史料揭秘中日战争》、《国运1909》、《绝版恭亲王》、《大国海盗:浪尖上的中华先锋》、《辛亥计划外革命:1911年的民生与民声》等。近读先生博文《破裂的保险套:中国为何失去大洋?》(即《大国海盗:浪尖上的中华先锋》后记),笔者禁不住被他那深邃的思想、辛辣的文笔、虽身居海外却心怀祖国的赤子情怀深深地打动。

       十年前,雪珥先生在澳洲一家金融公司主持亚洲市场工作,同时还兼职在悉尼一家中文报纸任编辑。在回忆当年编辑一回顾郑和下西洋对世界的影响的图片时,雪珥先生发人深省地写道:“我把那张郑和‘宝船’与哥伦布首次环球航行时的旗舰的对比图,放上了头版头条,那高达30多倍的巨大反差,令哥伦布的旗舰看起来就像是个澡盆中的玩具。但这个澡盆中的玩具,却最终赢得了世界,而那伟岸的郑和舰队,却成了历史澡盆中的一个渺小的玩具。

       雪珥,这个自谦为“非职业历史拾荒者”的华人,他一直在海外默默地收集、整理、加工中国历史的碎片。而这些为正史所不屑的历史碎片,却蕴涵着国运兴衰的真正秘密,为我们提供了研究和借鉴历史的全新视角。

       在澳洲的文献资料里,细心的雪珥先生发现,澳大利亚人当年参与八国联军侵华竟然只是为了保护澳洲免受俄国人的入侵——中国被他们看作抵御沙俄的第一道防线,而中澳之间那辽阔的海域,似乎丝毫没有成为他们心中可以依赖的天然屏障。由此,雪珥先生想到了长城,想到了古代封建王朝的禁海令,并禁不住感慨万千起来,我们华人的祖先通过建造长城这样的人工障碍物,试图阻遏外敌的铁蹄,进而更是把大海当作隔绝陌生人的屏障。但是,依靠长城与大海这两个千年不漏的安全套,在面对这个充满了强暴荷尔蒙的世界时,真地能保住中华民族的脆弱贞操吗?斩截的文字里流露出来的,是他对传统、保守、内向的国防思想的痛惜和愤慨。

        “殖民”一词历来被国人视为贬义甚至罪恶,但定居海外的雪珥先生却发现,这个词语不仅理直气壮地出现在澳洲的教科书中,甚至还成为一些银行及公司的字号。于是,他反思道:“原来,那种贬义的感觉,只来自我们作为中国人那从历史深处继承的耻辱。这种耻辱,其实应该有两层含义:我们被‘殖民’了,太窝囊了,一耻;我们居然没有去‘殖民’,也太窝囊了,二耻。但是,我们总是记得‘一耻’,却忘了‘二耻’。在这个弱肉强食的丛林世界中,‘二耻’才是根本之耻,也几乎就是导致‘一耻’的根源。要么成为狼,要么成为羊,有第三种选择吗?”

        当我们说自己爱好和平时,其实是在为自己的窝囊寻找借口;当我们说自己追求正义时,其实是在告诉别人我很愿意被忽悠。这个世界,和平与正义,从来连遮羞布都谈不上,真正能令自己免遭宫刑的,只有两个词:一是实力,二是勇气。这是定居海外十年,践行全球化十年的华商雪珥先生,在用洋人的眼光审视中国古代海防后,给现代中国人提出的告诫。

        虽然雪珥先生是一位商人,但是我读他的博文却丝毫没读出俗世商人的世故和奸诈;虽然雪珥先生是一位“历史拾荒者”,但是我却既没有读出正统派历史学者的人云亦云,也没读出戏说派历史爱好者的轻佻和浅薄。我读出的只是一位真正的学者的睿智,一位海外华人虽身居海外却心怀祖国的赤子情怀。

  评论这张
 
阅读(586)| 评论(2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